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吉他
最新发表的文章

 

【中華之聲】流派傳人藝術修煉之發展報系列(7)  歐永財



演奏Flamenco吉他音樂時必需呈現的一種特性:Passion(熱情)



最近跟吾師Paco Peña的通信匯報中,筆者曾提及June(林敏君)的發展近況,並告知吾師有關June的整體水平和藝術修為,在踏入2020年的首三個月內,實際上可以說是進步神速」和非常專注用心學習來形容(目前已完成師公兩個曲目的代表作品ZapateadoPetenera);尤其是當June在獲得一把傳統西班牙Flamenco吉他後,對整個藝術修方面(包括音色味道) 都起了莫大的提升作用。Bravo



可喜的事,吾師其後也即時對June的表現給予非常正面的鼓勵和讚賞,並在回信內寫道:『It is also very good to hear that June is advancing and committed to take her discipline to high levels. Great!!!



誠然,June能夠獲得師公的充份欣賞和支持,這亦是對她在「流派傳承」學習方面之積極付出和一直努力不懈的表現絕對有關,所以Paco也十分高興和肯定June在這方面的貢獻!Ole



其實,透過JuneYou-tube上定期分享作業錄音的music videos,筆者也經常收到很多外國朋友及讀者對June的表現,通通都是給予她莫大鼓勵和支持外;同時也有一些提問,是很想瞭解June實際上是透過甚麼有效的方法去鍛鍊 (特別是指女性在學習Flamenco時需要很大體力的問題上),而能把師公Paco Peña音樂作品的原本神髓味道,如實地充份表達出來?」



筆者在回應大家上述提問之前,必需先去釐定及讓大家能清晰掌握以下這個十分重要的概念:

-學習Flamenco音樂(Music)跟修Flamenco藝術(Art)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範疇要求,更是不可將兩者渾為一談(i.e. Flamenco artist vs. Flamenco musician Theory)

Why?為什麼有分別?

答案就正如在西班牙Seville Flamenco導師們經常說的一句經典名句:『有關Flamenco音樂的所有技巧,我都可以逐一詳細告知;但若問及如何才能成為一個全面及真正的Flamenco藝術家的話,恕我無可奉告….. 因為我自己仍在修當中!』



同樣地,在中國目前絕大部份追求個人成就的Flamenco吉他手,都會相信及透過本身努力刻苦練習後,最終必定有實際上的成效和回報;而這亦符合一般人於傳統上一種固有的概念:「不學無術,唯勤是。」於是,每年青的吉他手都紛紛加進這個「鬥勤力和鬥速度」的行列,例如將每天練習的時間再度延長及刻意追求各種技巧的難度提高等;主要目的都是期望儘快有天透過這個不斷「自我加壓」的競爭方式催谷下,最終能出人頭地名利雙收為實際目標。



某程度上筆者亦同意這種濃縮的學習發展模式,在短期內可對中國Flamenco吉他人才(Musician)方面的提升,可產生積極的作用。然而,這類擁有超卓演奏技巧的吉他手,卻為何不被Flamenco愛好者(Aficionados)普遍認同和接納為真正的 Flamenco Artist哩,何解?

在另一方面來說,難道這些吉他手在個人成長階段當中,是否一直忽視了某些甚麼重要因素(Critical factor)自知;才會導致有此情況出現?

筆者暫時在此擱筆不談,並請讀者們用點時間在此問題上思考一下;而接著會在下期文章內,將以June的真實成功例子,跟大家詳細分享她是如何逐步能發展成為真正的 Flamenco Artist的經歷,以及各項成功要素的分析。

再者,任何真正的 Flamenco Artist其實都能在演奏時,很自然真摯地傳遞出一種令人容易產生情感共嗚的影響力(Duende)熱情的氛圍(Passion) ;相對上述這類Musician的吉他手,卻大部份是缺乏這方面的天然能力,而且有些水平未夠的吉他手,往往在演奏時更透過誇張的面部表情,造作或刻意地模仿名家的小動作來取悅觀眾,這與真正Flamenco Artist實內個性和藝術修為,便立刻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了!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比較重要的因素,留待下回替讀者們逐一拆解。謝謝大家的支持!



 Video: Raymond Au吉他教室】之「夜空」(Fandangos) 現場演奏片段




歐永財

2020325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