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同一首歌
 

同一首歌

今次跟大家分享的錄像是我於2010年8月19日(星期四),參加由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堂舉辦的週四黃昏樂聚免費音樂會中現場拍攝的演出錄影。在錄像的前半段是一首彈唱的Sevillanas【誰】+ El Libertad而接著是一首較現代風格的吉他獨奏無伴奏的Rumba

首次欣賞到El Libertad這首歌曲,是筆者在1992年吾師Paco Pena於香港文化中心演奏廳演出的開場節目。當時我對Paco的彈唱演出十分驚訝和感動,因爲在追隨Paco多年以來,筆者都沒有機會欣賞過吾師這次非常精彩的自彈自唱演出。實際上,這首El Libertad令我感受到Flamenco Cante的震撼力,緃然Paco沒有像Flamenco歌手(Cantor)那洪亮深沉的演繹,但Paco那平實及滄桑的歌聲卻反而令我更感到很傷感!同時,這曲之旋律及後一直都在我腦海中出現;自此,我對此曲念念不忘﹗

圖片: Paco PenaJohn Williams及太陽神樂隊之合照

其後在一次逛唱片店時,無意中竟給我發現在智利著名民謠組合Inti-Illimani (太陽神樂隊)的一張唱片(Fragments of Dreams)內有吾師及John Williams與樂隊一同灌錄了El Libertad這曲,於是我便像發現寶藏一樣那麼興奮地把唱片買下並趕回家中細聴此曲以一償心願。

同時由於筆者實在太喜愛這首歌曲,因此也把El Libertad列入自己的演奏會的曲目中(由1995至2005年這段期間內),並一直按Paco的原譜(Em調)來演繹,維持吾師的風格。及後直至2007年我獲邀參加在上海朱家角舉辦的屆國際音樂節的演出中,我嘗試改用Dm調來演繹,並在吉他前奏與過門的音樂編排中加入自己的創作,令整體的情感更豐富;而這也是我把El Libertad這首歌曲個人化(Personalize)的發展開始,即是把原有的風格慢慢地改變成爲屬於自己的風格的—個過程。

近期筆者由於要爲出版新教材的關係,我再次把El Libertad改用Am調來演繹,並填上中文歌詞;因此也需要重新創作前奏與過門音樂,以便配合中文歌詞內容的意境和氣氛,而歌曲定名爲【誰】;目的是配合大中華風格的推廣。

至於筆者在819演出的錄像中是先以中文唱出一段【誰】之後才用西班牙文唱一段El Libertad的編排,原意是希望能吸引本地愛好者對用中文來演繹Flamenco歌曲的關注;也是筆者一直提倡的「用大家聽得懂的語言來普及Flamenco歌唱的建議(Flamenco sound with Chinese Accent)!

實際上,從筆者以上的分享中,在過去差不多20年裡,我都是在演繹著吾師El Libertad同一首歌,但不同之處卻是隨著自己對這首歌的了解和掌握,逐步地由初期的純模仿,至到完全消化(音樂上)和經過頗長的沉澱整合期後,我才能從中找到屬於自己風格的創作靈感

因此,我亦在這個轉化的過程中領悟出《道》的修鍊真的是需要一段頗長的時間,尤其是在Flamenco這方面。所以筆者一直以來都勸勉隨我習琴的學生,在學習Flamenco吉他時必需有「耐性」,因這門音樂藝術是急不來也沒捷徑的﹗

歐永財 2011年1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