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弗歌小組】之分享過去兩年小組生活的總結 - 李淑嫻 Angela
 


【弗歌小組】之分享過去兩年小組生活的總結 - 李淑嫻 Angela



Part 1:去吧!莫再停留!Let It Go!


我加入了香港佛蘭明歌小組轉眼間便滿兩年了,201412月聖誕節期間,歐老師弗歌小組一份寒假功課,就是回答他的七條個人反省的問題,然後組員之間要交換意見,以加深組員之間的互相了解。


其後,2015年一月中,歐老師鄭大師兄邵師姐林學銳師兄跟弗歌小組有一次特別的聚會,主要目的是讓組員有直接和認真剖白、對話和討論的機會,從而再聽取師長們的意見,共同找到一致的目標,在學習和推動佛蘭明歌藝術上,循序漸進,尋求突破。


舞者抱歉會議當日因為要參加佛蘭明歌舞蹈大師之工作坊,未能出席差不多有兩小時的真情對話部分,但感謝師兄們將其對話內容錄音上載於網上,讓舞者可以重溫細聽。


舞者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強項(Strengths)、弱點(Weaknesses)、機會(Opportunities)、限制(Threats) (SWOT)要面對和處理,但最重要的是有一顆純真的心(pure heart)


會議當日,歐老師弗歌小組師兄們互相填寫 80/120的個人及團體的互相評估表格,目的是幫助組員認真思考自己在組內的角色,在技巧 (Skills)、知識 (Knowledge)及態度 (Attitude)上,有沒有成長過與及關心其他組員的需要呢?


誠然,人生在不同階段,都有不同的起步點,當我們已經有兩年的時間去互相認識和合作的時候,舞者個人認為已經不是回到起初的80分了,我看見小組各人都是有進步的,包括自己,所以舞者把每位組員都置在中間100分的位置,這是最適當的地方:回顧過去,展望將來。


舞者仍然會按時出席小組的恆常練習,與師兄姊們一起往前走,莫停留,無讓困難阻礙進步,let it go!



Part 2 : 學習是無止境的旅程


2014年十月至2015年一月期間,舞者有幸地在香港參加了六位由西班牙佛蘭明歌舞蹈大師主領的工作坊。


四個月內參加六個工作坊?


於是,有舞者的同伴便問:「為何您不省掉這六個工作坊的學費,直接飛往西班牙學舞呢?」


是的,往西班牙學舞的念頭一直都是舞者心中的目標,只是目前礙於家庭責任、工作、工餘進修等其他因素,在短期內都不會成行...,所以,難得有大師來港授課,而我又可以應付時間上的安排,舞者當然會珍惜機會,而且,舞者個人認為這是對本地佛蘭明歌藝術活動的一種支持行動,若然沒有人參與,願意來港授課的大師就更少了......


於是,舞者的同伴又問:「您一連參加了這麼多工作坊,您是否消化得了所學的呢?」


是的,在體力上誠然是感到有點勞累,但是,舞者明白每位老師都有自己的獨特之處值得學習的,不單是技巧和知識上的,而是在心態上都有得著。


Sofia Rodriguez: Otra Vez! 

(再來一次!)

舞者與Sofia Rodriguez


2014年十月我主要參加了Sofia Rodriquez的長尾裙技巧班曲目是Alegrías,由於當時的練舞室的空間所限制我在某些繞圈子踱步的動作上做得並不好,裙尾常困著自己,有如醉酒漢行路一樣於是Sofia叫停了其他同學,吩咐我獨自一人跳給她看,她看罷告訴了我問題的徵結在於我雙腿蹲得不夠低和分開得不夠闊,彷如門子沒有打開,去路當然被擋。因此她很友善地對我說:「Otra Vez!」,意思是再來一次。我嘗試跟著她的指引再做一次,但是效果並不好,Sofia又再說:「Otra Vez!」,我再做。直到不知道有多少個「Otra Vez」,她高聲用肯定的語氣對我說:「Muy bien!」(很好!),臉上露出欣慰之樣子的時候,我知道我做到了!我也心存感激地回應她:「Gracias!」(謝謝!)


回想起來,有時為免影響全班同學的學習進度,老師其實是可以不需要特意地費神來作個別指導,就是因為我明白她很有教學熱誠,所以我努力不懈地在「Otra Vez」的推動下嘗試又嘗試,改進又改進。


Manuel Liñan: No maricón! 

(不要胡混)

舞者與Manuel Liñan


2014年十一月,獲獎無數及堪稱佛蘭明歌界之鬼才Manuel Liñan來港授課,這是我第二次參與他主領的工作坊,心知道他是一個很有個人魅力和要求高的老師,我還記得開課的前一個晚上,我竟然夢見他!我不諱言,上他的課真的是覺得有點兒緊張。


Manuel明白女舞者的力量不及男舞者那麼有力量,但是他都要求我們每一下的踏腳功夫(footwork)都要一絲不苛、認真地做,正如他常我們用開玩笑的口吻說:「No maricón!」(不要胡混!)


Manuel在這一次的工作坊中教授基本技巧(technica),Bulerias,SeguiriyasCaracoles之長尾裙,我全部都報了名參與,一連六天的密集式課程,是挑戰體力和意志的互相配合。Manuel所編的舞是很有氣勢的,很具舞台感,就是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很漂亮和吸引,令人印象深刻。就是因為他那種懾人的氣派,台灣的舞者稱Manuel 為國王,而我就想像自己是「國王與我」中的女主角,享受Shall We Dance中與國王共舞的樂趣。


Omayra Amaya: Mind your torso! 

(注意您的上身!)

舞者與Omayra Amaya


2014年十二月,Omayra Amaya 201311月之後再度來港授課,Omayra來自Amaya家族,一舉手一投足,都散發著濃厚的吉卜賽味 (gypsy style),很著重身體每一個部份的配合,例如頭的方向、目光的投向、肩膀的聳動、胸膛的挺立、背部傾斜的幅度、手肘的位置、髖部的擺動、雙腳重心的轉移、轉圈的平衡等等,將人的身體每一部份都詳細解說,讓我覺得彷彿由髮端至腳指甲都可以舞動!


在這一次Omayra的工作坊,我參加了TangoZorongoBulería的課程,Omayra很歡迎學生一有不明白時就立即主動提問,她的觀察力也很強,例如在某一些位置我們很容易記錯動作時,她就提醒我們就在那一個轉折位置,用身體帶動記憶,那麼就很容易連接動作。


另外,Omayra 很注重上身的角度展現出來的美感,她經常對我們說:「Mind your torso!」(注意您的上身!誠然,佛蘭明歌舞就是展現美感的藝術,一般觀眾觀賞舞蹈時都是注視上身為先,所以,對於我這個不是從少習舞而半途出家的舞者,實在是金石良言。


Javier Martos: Very Easy! 

(非常容易!)

舞者與Javier Martos


2014年十二月,我參加了Javier Martos一連七天的工作坊,選擇了RomanceAlegrías的課程,Javier能夠說簡單的英語,每一次他要教新的舞步時,總會臉帶微笑地說:「Very easy!」(非常容易!),像是在大派定心丸,使我們能以輕鬆的心情學習,因為跳舞應該是沒有壓力的啊!


除了大派定心丸,Javier也喜歡賣大包,就是每天臨放學的時候,都毫不吝嗇將當天所教的舞步,跳一次給我們看,甚至容許我們錄像,回家重溫練習。對於一連串的快速踏腳工夫 (footwork),他調慢了速度重跳一次,好讓我們仔細分析。


Javier還分享了一個「小貼士」,就是當有時要用手拍打從後提起的腳跟時,其實是可以用掩眼法輕拍在大腿外側,這可避免手掌拍到鞋底的釘子而受傷。真的,有豐富經驗的舞者,就會懂得如何保護自己而又不影響表現,我很感謝Javier對我們分享這些由經驗累積而來之一點一滴的智慧。


Stella Arauzo: Gades Flamenco Philosophy 

(加迪斯的佛蘭明歌理念)

 

舞者與Stella Arauzo  舞者觀賞「卡門」舞劇


2015年一月初,安東尼奧.加迪斯舞蹈團來港在尖沙咀文化中心大劇院演出「卡門」佛蘭明歌舞劇,據舞者知悉,這舞劇的門票很早就已經售罄,可想而知,「卡門」的魅力從古至今都是難以抵擋的!在13日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LCSD) 於文化中心的大劇院內舉辦了一次工作坊,由於名額有限,我跟同伴們一早就佈署如何報名了,以免落得望梅若渴。


其實,主辦單位在宣傳刊物上並沒有註明由誰主領這個工作坊,我和同伴們都估計可能是舞團其中一位舞者來教授,當我們到達現場時,只見後台工作人員及一位廣東話翻譯員跟一位穿著短袖T恤、牛仔褲、佛蘭明歌舞鞋的西班牙女士傾談。隨後翻譯員就向我們介紹這位女士道:「今天下午我們很高興邀請了舞團的藝術總監Stella Arauzo (史特拉.阿勞佐來主領這個工作坊。」


那一刻,我完全覺得是受寵若驚,因為Stella在佛蘭明歌界可稱為殿堂級的人物,更何況我們以最優惠的票價來參與這項活動,心情頓然感到很興奮!


實在要感謝LCSD 的安排,也感謝昨天與我們站足兩小時的廣東話翻譯員,簡而精的語句使人易明。在這工作坊,Stella 說希望藉此機會向大家解釋加迪斯的佛蘭明歌理念,我確實難忘Stella 的一些精句:


下身如土地,上身如空氣/天空,軀幹和眼睛如火,雙手如水。」

「不是光做動作,要運用丹田氣去配合,從內裡發出力量。」

「要挺胸!因為胸部是表現女性的自信和尊嚴的地方。」那一刻,我覺得很感動,淚水在眼中滾動,因為從來一般的世俗眼光,那只是代表「“性感」的部位,原來,這地方是有尊嚴位格的!


教了差不多一小時左右,Stella還問:「您們不是趕著離開吧?那麼,我們繼續吧!」噢!其實,應該是我們問:「我們不會阻礙您休息吧?」

跟著,她還請她的丈夫幫忙彈結他給我們伴舞,先是Solea, 然後是Tango,噢!有結他伴奏,太美妙了!

只是短短的兩小時,就已經感受她的熱心教導,讓我們收穫甚豐啊!


那天晚上,我就懷著尊敬的心情在大劇院裡觀賞了這齣歷久不衰的舞劇–卡門。


Angel Muñoz: Basic Practice 4 hours per day! 

(每天基本練習四小時!)

舞者與Angel Muñoz


2015年一月中,我喜愛的佛蘭明歌天使Angel再次由西班牙遠道而來,他卷曲的髮型依然沒變,他的親切、熱情和友善依然沒變啊!上他的課感覺很舒暢開懷,因為他是我目前所遇到的唯一之一位大師,對課堂上每一個學生都照顧有加,沒有一人被冷落過!所以,難怪每年他有份參與之Festival de Jerez佛蘭明歌節慶所舉辦的工作坊,頭一天開始接受報名時,就閃電式宣告爆滿了!


自從2013年我第一次參與他的工作坊後,我牢牢記下他給我的珍貴忠告,在這兩年間,我常提醒自己要不斷改進,當他再回來授課時,我要証明給他看,我是有下苦工的,以及作為對他教導的回饋。


在這次工作坊後臨別的一晚,我們一群學生跟天使吃飯,我由衷地跟Angel道出感謝之意,我說一直沒有忘記他兩年前對我的評語,Angel聽到後,點頭問我:「那麼,您還會繼續跳舞嗎?」我大力的點頭並肯定地回答她說:「我會!」


之後,我好奇地問他平時每天練習多久?Angel解釋道會因應情況而定,但在平常沒有表演的日子,每天基本練習四小時。於是,我計算一下,單是練習基本功,一年內就會練上一千四百多小時。那麼,我是業餘舞者時,若是打了個五成折扣,一年內我是要練上七百小時的基本功。


要有穩定的表現,沒有捷徑,只有練習。

 

*******************************


回顧這六次工作坊,我是很感謝有關單位的一切安排,讓香港的習舞人不用越洋過海都能有機會向各大師學習。我會提醒自己不是盲目追星(都一把年紀了……),而是用眼、用耳、用手、用腳、用身體和用心去學習,咀嚼和細味所學的,結合尊嚴和自信,有一天在舞台上好好地運用出來。



李淑嫻

201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