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異鄉情愁(Mi Farruca)
 

異鄉情愁(Mi Farruca)

這錄像是我於2002105(星期六),参加由【吉他之友雜誌】主辦的《亞洲音樂藝術節》,於廣州星海音樂廳的交响樂廳舉行的綜合音樂會中現場拍攝的演出錄影。雖然大家從畫面上看到的曲目介紹,是我老師Paco Peña編曲的《安達魯西亞的鐘聲》,但何解我現在卻改了樂曲名稱為《異鄉情愁》呢?

事緣大會在籌辦這個綜合音樂會時,為了讓國內觀眾能欣賞到多種不同風格的吉他音樂,特意安排了一場包含了古典、Flamenco及指彈(Fingering style)的豐富節目表,並由來自日本、台灣、香港及國內等名家聯袂演出的一次吉他音樂界盛會。而我剛好是編排在下半場,在日本著名古典吉他演奏家福田進一和台灣的葉登民這對組合之前。但由於音樂會在上半場已over run了很長時間,因此大會不想影响到福田進一的壓軸演出,遂問我可否由原本演出的三首樂曲改為兩首;我當時便决定把第一首的《安達魯西亞的鐘聲》取消,改為「Mi Farruca 」及「Gypsy dance」來代替;但由於沒有與大會司儀作出曲名更正之故,便造成這個錯配的情況。

不過,說回創作這首Mi Farruca《異鄉情愁》的背境故事時,當時正是我處於事業的高峰期,並經常需要在中國及亞太區各地工作,日常生活的模式都是這樣的安排:機場酒店會議機場….所以我是很小時間與家人相聚,曾經最長一次離家工作的時間是長達半年呢!幸好當時獲得太太Polly的體諒與支持,我才能把工作目標完成;當然,還有一直陪伴著我On the road及用以解悶的Flamenco吉他,並透過創作的轉化作用(音樂治療),把當時自已的心境、愁緒溶入音樂中,令到自己內心得以平和,而個性也變得堅定、安靜了。

因此,大家透過這錄像,可以留意到我當時的整個情緒狀態或演繹時的神情,都並不像在背誦一首音樂的形式;反而似是音樂隨著我的思緒來配合,compàs像泉水般湧現、停頓,旋律(Falseta)卻很自然地流露出斯斯情感,沒有一點的做作、虛假,每一個聲音都是發自內心。而眞,在Flamenco來說,便是美

因為,我當時是透過Farruca這首描述一些來自西班牙北部加利西亞(Galicia) 的商人,離開家鄉往南部經商的鄉愁音樂,而我完全把Farruca的背境代入自己日常生活的相同經歷裡;那種孤單、寂寞及無奈的感覺,還有自我激勵的勇敢及堅強個性,都一一真實地透過這首《異鄉情愁》表達出來。實際上,這是一首関於我在人生成長中與事業奮鬥過程的一段故事,也是一頁音樂日記。

歐永財 2008年12月3日

而自己從這次參與國內《亞洲音樂藝術節》演出的領悟是:原來我在不知不覺中,已把Flamenco音樂藝術投進生活裡,變成生活就是音樂,而音樂也成就了我的人生!Viva Flamen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