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弗歌小組】笑傲江湖(記2016年一月九日公開演出暨弗歌小組成立三週年之感言) - 李淑嫻 Angela
 


弗歌小組笑傲江湖(2016年一月九日公開演出暨弗歌小組成立三週年之感言) - 李淑嫻 Angela


2016年一月九日是一個陽光和煦的美好週末,感謝歐永財老師的安排,香港佛蘭明歌小組 (以下簡稱為「弗歌小組」) 能夠再有機會一起演出,繼2014年六月之後,我們再次再度重臨香港文化中心,只是這次演出的地點是地下大堂的一個開放式舞台,歡迎任何市民前來觀賞和渡過一個悠閒又愉快的週末下午。



這天,弗歌小組延續了2015年十一月在香港沙田大會堂演出的美好成果,全組隊員加上邵燕芬師姐,再次演繹「歡聚一起」(Sevillanas) 及’Romance de Amor (Rumba) 兩首曲目。雖然表演曲目沒有改變,但是舞者在表演的心態上,比起上一次明顯是從容了一點,可能先前有了演出的經驗,知道有些地方在上次表演時做得不理想時,今次會盡量改善。

Video Angela & 弗歌小組之Rumba Flamenca(Romance de amor) 現場錄像

在這兩個半月的練習期間,我參加了由香港舞蹈聯盟舉辦的「看舞.析舞.論舞:舞評寫作交流計劃2015」,除了參加導師的理論教學課堂,透過主辦機構的安排,我還有機會去觀賞四齣不同舞蹈形式及題材的表演,然後實習為每齣演出節目寫一篇舞蹈評論,去學習當一位藝術表演的評論員。於是,這便促發我聯想,若然我以一位評論員身份,看回自己及弗歌小組的表演,我會專注及留意甚麼地方呢?



誠然,每一種舞蹈藝術並不是人人都喜歡、人人懂得欣賞,最重要的是在台上的每位表演者,自身要投入,尤其是群體表演者互相之間的默契,原來是可以透過眼神、身體肢態、甚至是呼吸去溝通,觀眾都是能夠感受得到。於是,作為舞者,我是有責任帶動台上的結他手一起投入、專注,我希望盡力能讓觀眾感受到一件事:在那一瞬間,我們是一體,一起創造能夠鼓動身心靈的弗拉門戈音樂和舞蹈!


提及對身心靈的鼓動,令我想起金庸先生的名著小說《笑傲江湖》的其中一段情節,描述男主角令狐冲在洛陽的綠竹巷中,初遇未露出真面目的女主角任盈盈學琴,當時令狐冲有內傷未癒,體內有亂七八糟的真氣互相衝擊,因此經常令他感到心緒凌亂;加上當時他因著幾件事情而被最尊敬的師父岳不群所誤會排斥;還有他一直愛慕的小師妹岳靈珊也移情別戀至林平之,那時,令狐冲正的身心靈狀態正全處於最低谷之處。當令狐冲將所有事情及心事向任盈盈傾訴後,任盈盈特意撫琴安慰,並說琴聲可以幫助他調理內中之不安,令狐冲每次聽到琴聲就會頓然感到平靜得想昏昏欲睡。當我看到這段情節時,令我聯想到現今之音樂治療。也許令狐冲的身心靈實在是太累了,優美的琴聲能讓他感到鬆弛和無憂。隨後故事的發展,令狐冲跟任盈盈成為戀人在一起後,他仍孜孜不倦地學習彈琴,並曉得彈奏從前劉正風及曲洋兩位前輩臨終之前,托他尋找知音人的【笑傲江湖】一曲,令狐冲萬萬想不到自己就是那在天下間尋覓中的知音人。

舞者寫了以上一大段的閱讀感言,看起來好像跟弗拉門戈藝術風馬牛不相及,但是,我卻記起歐永財老師經常分享到,弗拉門戈音樂也有撫慰身心靈的奇妙能力,有音樂治療之效,同時,歐老師也經常地鼓勵我,要作一位自信不自大、傲而不驕的舞者,這令我想起令狐冲,他確實是自信不自大、傲而不驕,而且他能夠在逆境中自強,修習了上乘的劍法及內功,在適當的時候才使用出來,解救在危難中的人。我也希望能仿傚令狐冲一般,在學習弗拉門戈藝術上,真誠地面對自己的軟弱之餘,但卻能胸懷豁達之心,追求至善至美,對於任何得與失,也處之泰然。

回首弗歌小組轉眼間已成立了三年,鑒於各人的成長及生活背景不同,組員之間仍需要時間去互相磨合、互補不足,期望弗歌小組的技術不斷地進步之餘,在發揚弗拉門戈藝術至真至善至美精神之路途上,可以互相守望和鼓勵,共同奏出漂亮潦闊的音階,縈迴繚繞天地之間,讓觀賞者的身心靈,都得到安慰和鼓舞。Ole!

李淑嫻

2016年一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