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道與術】香港結他界傳奇代表人物 - 司徒志超先生
 

【道與術】香港結他界傳奇代表人物 - 司徒志超先生

Part I - 我與司徒志超先生的故事

司徒志超先生在80年代中期創辦全港首間及唯一的古典結他專科學校香港巴羅克音樂學院】,他以嚴謹及全面的教學方法,為香港培育了一批優秀的老師和學生,並成立巴羅克結他合奏樂團;其後與弟弟司徒志明出版一本專題推廣古典音樂與繪畫藝術的月刊,致力於本港音樂教育與藝術普及之工作,貢獻良多。

當時司徒先生非常積極地在港主辦了很多結他演奏活動及講學活動,從1975年至1991年期間,實際上司徒志超先生是香港古典結他界的代表,他集演奏、指揮和教學於一身,更擁有淵博的音樂知識與藝術修養。同時,司徒先生還在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和香港浸會大學音樂系擔任教職;所以他真正是香港結他界的傳奇代表人物;也是筆者年青時期的個人成長學習榜樣(Role model)和心中偶像呢!Ole

不過,筆者最初與司徒先生的結識並不是跟結他有關的,事緣在筆者當年工作的公司在週五午間都舉辦Lunch time music bar的活動,有天GM跟大家說邀請了一位音樂大師來為我們演奏名曲,所以我也報名参加了。當時還記得司儀介紹這位大師是來自香港交响樂團的1st Violinist - - - Mr. Richard Szeto! 因此,初遇司徒先生時他的身份是位小提琴大師,他的演奏給我留下深刻印象;不止琴技超凡及音樂修為上盛,個性更風趣幽默,很有音樂家的迷人風采。

然而,在數年後(1977年盛夏舉辦的結他音樂會演出活動開始),筆者有幸與司徒先生同場演出多場不同形式的結他音樂會活動,直至1991年底司徒先生退隱為止。實際上,在這十多年期間,每次活動中司徒先生對筆者所產生的推動力是十分正面及啓發性的,所以我也很懷念這段亦師亦友的關係呢!以下是其中一些與司徒先生一起参與及特別值得回顧的活動跟讀者們分享:

此張合照相片是攝於197781日於香港大會堂演奏廳舉行的結他音樂晚會,由【香港結他音樂協進會】和香港巴羅克音樂學院】成員擔當演出。這也是我與司徒志超先生(相片右二) 的首次同場演出,很有紀念價值啊!

此外,因筆者與司徒先生都是香港結他雜誌的專欄作者,故此當結他雜誌負責人郭達年在1979年初跟我們提議去制作一盒【香港結他手選集】cassette錄音帶的項目時,我們又再次有機會一起合作了;而當中司徒先生也給了我很多寶貴意見,尤其在樂曲處理方面更有幫助,thanks!

Video - 歐老師在香港他手選集中演奏其中一首Tanguillo de Cadiz之錄音

在經過差不多一年的時間內完成選曲和多次往錄音室的緊張及忙碌工作後,錄音帶卒之在1980年初完成並推出市場。郭達年同時亦與香港藝術中心合辦了一場【香港結他手音樂會】來推廣這個以宣揚由香港本土結他手創作的音樂作品,也算是當年首個具代表性的原創音樂會活動呢!Ole

同時,北京結他學會陳志老師於1985年訪港期間,曾向筆者表示希望能拜侯香港巴羅克音樂學院及認識院長司徒志超先生,筆者遂親自陪同陳志老師往巴羅克音樂學院並介紹與司徒先生會面。其後在這次會面後,陳志老師於198610月底邀請我們三人(司徒志超、筆者及鄭健文) 同往北京演出和講學等活動。

以上這相片是我們三人的香港代表團出席在北京飯店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中拍攝,司徒先代表我們發言及致謝,他那鬆容自若及談吐大方得體確有大將之風呢!

我們在記者會後與中國音協北京分會主席及北京市文化顧問盧肅老師合照。

另外,因我們這次北京之行除了三場音樂會及兩場flamenco講座外,亦需為北京中央電視台和中央廣播電台錄制特輯。以上之合照相片是跟電視台高層於晚飯後拍的;而以下是在完成錄音後在Studio門前合照留念。

我們在北京新建成的北京音樂廳舉行兩場音樂會,是當時全國首次有以古典及flamenco結他的音樂會之演出,所以非常哄動及門票很早售罄。而我們在演出第二場時,更獲北京市副市長陳昊蘇先生及中央音樂學院名譽院長趙風老師親自接見及致謝呢!Ole

筆者與司徒先生在完成北京之中港交流活動後,我們在19875月再獲陳志老師邀請,参加在珠海舉行的首次中國吉他藝術節,並再次同台獻技。

其後,直至19892月在第十一屆荃灣藝術節的音樂會活動中,司徒先生與巴羅克古典結他樂團和筆者聯袂演出的一場純結他音樂會,當年曾被喻為本港結他界兩大楚的演奏會呢!Ole

最後一次與司徒先生合演的音樂會,應是香港市政局在1991年主辦了一次很有意義及具代表性的香港結他匯演系列音樂會《Hong Kong Guitar Music Bonanza 91,以三場不同主題及結他手的音樂會來表揚一批本地成長的artists對香港結他音樂發展作出的貢獻之禮讚;而筆者與司徒先生及林萬新先生等均被安排在第二場的《香港結他先鋒》中演出。

唯非常可惜的是,司徒先生因演出當天有事不能出席音樂會,以致筆者未能完成此次同台演出願望。而自此音樂會後,司徒先生亦逐步淡出結他圈子內的活動,其後更正式退出江湖了。

Part II - 再遇司徒志超先生《小白鷺之約》


要是有緣,終能再聚!在20045月初的一個黄昏,筆者獲邀在尖沙咀通利琴行旁之大廈18樓上之網吧客串演出一場flamenco吉他音樂會,但當晚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在到來捧場的觀衆中竟包括司徒先生及黄文錦與鄺偉棠!自己在完成演出後即時跟他們致謝捧場。而司徒先生很風趣地跟我說:這次到來是想看你這麼多年後音樂感有沒有進步到,或是否彈琴仍是像當年打功夫那樣的水平?不過,接著司徒先生很「正經」地說:『你的音樂很有味道呢!』Ole 筆者十分感謝司徒先生特意到來的支持和鼓勵,同時這也是我倆多年的音樂友誼的延續呢!

巧合地,我倆及後在201310月份先後獲香港浸會大學音樂系邀請為音樂系學生主講有關古典及flamenco結他的講座。而從這些活動軌跡的趨勢,筆者相信我倆終有天遇上。

果然,在今年219日於沙田大會堂舉行的結他音樂會中碰到司徒先生,並約了在227日在大埔的小白鷺餐廳聚舊。當天下午與肥man準時到達餐廳,司徒先生已在等我們。大家傾談別後之發展,原來司徒先生自退出江湖後便幫家族打理生意,而小白鷺餐廳便是由他全力打理,至今已16年了!

同時,筆者也向司徒先生表明來意,就是Los Duende藝術團希望在明年的年度音樂會中能邀請他為我們的特別演出嘉賓,重温在30年前於北京的演出盛况。

可喜的是,司徒先生也答應到時會参與這音樂會。Great


而當日會面之下半部活動,是司徒先生邀請我倆在餐廳樓上之博物館中為他的結他學生和朋友們介紹一些有關 flamenco吉他音樂風格及技巧的座談會,讓學習古典吉他的學生們能多了解和認識 flamenco


Part III - 司徒志超先生與小蔣吉他試琴記

在小白鷺餐廳聚會活動後,因司徒先生及學生準備参觀三月初在廣州舉行的琴展並順道買吉他。故此,筆者與肥man32日上午便陪同司徒先生和學生一同上廣州,並介紹他們去探訪小蔣的工作室,可品嘗一下他的作品。不過因筆者和肥man因事要先返回香港,故此在與司徒先生午飯後便先行離開, 交由蔣老師代為跟進司徒先生及學生試琴之事。

其後在第二天收到司徒先生的訊息說廣州之旅完滿結束,他們在小蔣處買了4把琴及另外再訂造了3把,真的收穫豐富,並非常感激我和肥man的幫忙呢!

而筆者也回覆司徒先生,告之小蔣也十分高興因司徒先生都喜歡他做的結他,所以對他來說是很有鼓勵作用呢!Thanks a lot


歐永財

2016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