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Flamenco吉他制作网
大连佛拉门哥吉他艺术团
  【弗歌小組】天使俠 (Angelman) 《記第三度參與Angel Muñoz 佛蘭明高舞蹈工作坊之分享》 - 李淑嫻 Angela
 


【弗歌小組】天使俠 (Angelman) 《記第三度參Angel Muñoz 佛蘭明高舞工作坊之分享

-   李淑嫻 Angela



今年我獲了一份很特別的生日禮

20169713日,我最尊的西班牙佛蘭明高舞大師Angel Muñoz第三度來香授舞,工作坊舉行的第一天,剛是我的生日。當我第一晚在工作坊舉行前大約半小時前到會場時,看到熟的高大身影和卷曲的黑髮,我就急不及待,隔著很遠的距、手舞足蹈地大聲地說:「Angel!」 這位臉上經帶著彷如中了頭獎的大笑容,與及親切和善的態的西班牙人,就迎著我用多倍的熱情跟我回了一個禮,大家像是多年沒見的老朋友再見一樣,既開心又興



這一次的工作坊,Angel 老師會教授基班、Solea Farruca,由於他都是每隔一至兩年才有機會來香港授舞,如此機會難逢,我全部的課堂都報了名參加。Angel 老師授舞的形式和習,在坊一向是有讚的,「百份百照顧有加」,因為每次當他發現有新面孔的學生參與課堂時,他都會跟每一位新學生來一個親的招呼問。而且,無課室裡有多少個學生,一如既往,他都會在課室中來來回回,逐一觀,當他發現有學生在某些拍子或動作跟不上時,他都會很有耐地從旁指導,慢慢地跟學生一起做,直至學生能掌握為止。Angel老師,真的是人如其名,像天使般和氣地對待每一個學生,所以,課室裡經常都有很多笑聲,大家都很享受跳佛蘭明高舞的樂趣。

Angel老師編的舞,好像跟音量身訂造一樣,好像「每一粒音都會用到盡」,而且有一種獨的氣派,當我看著他獨舞Farruca 時,我覺得他有點像俠小說內的一些俠客,那種正氣凛然的英氣慨,能震懾人心。至我打趣地幻想,如果Angel 老師能懂中國武,他行的每一步、打出的每一拳,可會都有節奏,揉合武和舞的美。



 Video - Angel 師公Paco Peña合作的一首Zapateado錄像給大家參考

 


在工作坊舉行期間的一個週晚上,我們一群學生盡地主之誼,邀請Angel 吃晚飯,在席間他是完全沒有架子地跟我們談天說笑,但當我們問他一些有關跳的問題時,他卻又很認真地聆和細心回答。

我問Angel老師,當他跳Solea 時, 中想著甚? Angel老師只是很輕描淡寫,微笑地回答:「甚也沒想,只聽著音樂,自然地反應,享著跳舞。」當我聽到他的話,真的是當頭棒喝啊!為何我要想得那複雜的呢?Less is more,正這道理。



Angel 老師的教學熱誠,甚至比學生還要熱很多倍!在最後一天,我很感慨地跟Angel老師說:「真可惜,今天是最後一課了……」但是,Angel老師既肯定又友善地回答我說:「No! Never!  There is no last class! (不!永遠沒有!那是不會有最後一課的!) 

Angel還囑我,如果我有甚地方不明白,他可以再示給我看,甚至我可以隨近距地攝錄他的腳部動作。還有,當我們在公共體育館的課室外,等待上一班使用者下課時,Angel老師一到來,就想急不及待地衝入課室預備;另外,我們要在課堂之間轉換課室,當我們一群學生拖著疲累的身體在等升降機,想從三樓往地層時,Angel 老師嫌等得太久,於是他便穿著硬硬的舞鞋,手裡背上都是行李衣物,像箭一樣,從後樓梯飛奔往地層,第一人到達課室,準授課!「見人微行知其品」,就是這麼一點一滴的美德,感動人心,嬴得學生們的尊敬!



晚飯席間,Angel 老師提及明年初也許會隨Paco Peña團隊往中國巡表演,至於會否包香港一站,目前仍未能確定,一切看有關當局的安排。我們這一群「弗迷」,當然是想願成真,引頸待會。

從互聯網的視頻記Angel 老師早至2001年時,就已Paco Peña團隊中表演,合作已達十五年之久,他們的默之深,不容置疑,也許就是因為Angel像「天使俠」一般的性和氣派,跟Paco Peña師公穩的琴風很相襯和合拍,每一次的演出,都是一個經典。希望不久的將來,可以再一次在香港親睹經典!




李淑嫻 Angela

2016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