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门戈网
繁简转换  
搜索:
小蒋吉他
  【中華之聲】流派傳人藝術修煉之發展匯報系列(1 2)﹣林敏君J u n e
 


【中華之聲】流派傳人藝術修煉之發展報系列(12)-林敏君J u n e

《歌 詞 以 外》

淺談聽Cante對彈琴啟發

一個陰雨連綿的下午,我聽住Eros Ramazzotti的歌,不由得想到今年新冠疫情下義大利的種種悲傷與溫暖,同埋我曾在義大利度過的深秋與早春,而年過半百的Eros,歌聲更滄桑,亦更倔強,鏗鏘原來我聽Eros已經差唔多二十年啦!

Eros Ramazzotti

其實,我好中意那種不受歌詞內容影響而單純透過人聲所感受到的感覺,從Andrea BocelliIdan Raichel再到Enrique Morente,在聽唔明歌詞的情況下,不僅可以感受到那首歌的情感,而更強烈嘅,係可以感受到歌者的個性……

俗語講絲不如竹,竹不如肉,人聲才是世界上最好的樂器……為什麼師公一直強調彈Flamenco要聽Cante,為什麼師公彈琴的音質與情感都如此吸引?——師公話歌唱蘊含著最真摯的情感,係Flamenco藝術最重要的表達,代表著Andalucia最純粹的藝術”…

然而,我哋聽唔明歌詞啊!但我覺得在歌詞以外,Cante的感覺與彈琴的感覺係關聯相通嘅,我想那就是Flamenco的個性……

Enrique Morente

Calling

一次無意中見到我同Sara在土耳其遇到的歌手Drsun Sahin發出的視頻,佢在清真寺裡唱經!啊!實在太震撼啦!雖然一句都聽唔明,但卻熱淚凝,那是發自靈魂的呼喚,那是穆斯林的喊經,真的,除了沒有Compas,我覺得那完全就係Cante Jondo

那種Absolutely REAL的感覺,不加修飾,毫不保留,就好似真主面前赤裸裸的靈魂

Cante Jondo的呼喚源自西班牙最黑暗的年代——亦係Flamenco首次出現在文字記載中的十九世紀初……Francisco Goya晚年的“black paintings”就可以感受到那個時代的痛苦……拿破崙入侵,宗教迫害,種族屠殺,餓殍遍地,屍橫荒野,在民族覺醒前夕的黑暗中,Goya將個人境遇與社會命運連結在一起,black paintings不受任何人的委託而作,係 Goya本人控訴社會的強烈表達

Pilgrimage to the Fountain of San Isidro by Francisco Goya 1821-1823

Cante Jondo亦正係對這種悲苦現實的反映與控訴,那濃烈的情感正係源自心中最真實的悲傷與愛,並且通過呼喚來尋求共鳴與解脫

Soleares中就有好多代表呼喚Rasgueado,或許係在困境之中呼喚上帝憐憫,或許係無法抑止的、連綿不斷的思念,或許係只有在孤獨之中才能聽到的內心的呼喚無論何者,都係一種全心全意的,虔誠而真摯的表達,而且可以感受到每次呼喚在心裡的迴響”…所以當手指出去的時候,每一次都應該系富有彈性的弧線,而唔單止係有力、響亮,因為我們需要營造這個空間來感受內心的呼喚”…

雖然我們的文化裡面唔一定有求主憐憫的呼喚,但我們仍然需要真誠地檢視自己的內心,或去釋放心裡的壓力與苦困,而Flamenco的這個“calling”,就給了我們自處的空間

Chanting

記得在希臘自駕的時候,打開當地電臺,啊,感覺就好似去咗中東!希臘音樂實在太地理決定論啦,Rebetiko就好似中東chanting、地中海節奏同歐洲音樂的混合物,東正教唱經的感覺就乎於歐洲基督教音樂與伊斯蘭音樂之間,Bouzouki之於希臘音樂,就好似吉他之於西班牙一樣

東地中海,都是那麼的喜歡吟唱,以色列、土耳其、希臘,吟唱不僅出現在宗教祈禱中,更出現在流行音樂中,那種游離於西方音樂的所謂音準之外的歌聲,實在係出神入化,引人入勝而源自東地中海的Flamenco,同樣有這種令人著迷的中東味

當我將Enrique MorenteCD放入CD機之後,哇,那種情感飽滿的chanting實在太精彩啦!強弱高低輕重緩急,一氣呵成卻又變化無窮!我想這種線性變化對於我們東方人或許更容易理解,因為中華書法、繪畫、音樂,基本上都如此

一匹布Soleares,就有好多來回往復,唅唅的句子,就好似中東的chanting!而在這些chanting的句子中,特別可以慢慢浸在琴聲的線性變化中而且彈得越慢越好,那種感覺就好似濃厚的阿拉伯咖啡,第一好苦,但之後就系悠長的回甘,由胃一直滲透到咽喉

不過,在12拍的compas中,彈得慢真係好難,空間拉長,反而更亂!特別係源自Nino Ricardo語法!樂譜真係好難記載那種隨著情感表達而自然流露的呼吸重拍好多時候會隨著情感變化而自然延長甚至只一個約定的空間裡面,隨意!好啦,我都係憑感覺,隨意啦哈哈哈!中東味,真係詩意又散漫啊~

於是,彈Tientos的時候我就嘗試在八拍的約定空間裡面隨意!其實樂譜只係一個參考,樂譜越簡單,就越有空間去隨意!而Tientos那種飲醉酒的跌跌撞撞,就如呼吸,如歌唱

Sustain

記得一次聽Joy試琴,佢好重視吉他彈出聲音之後的“sustain”……每個音的sustain都要好聽而不是草草結束趕住彈下一個音……

而聽Cante,就發現這個“sustain”更加明顯幾乎每一句都sustain似停卻又未停,停了又再起,好似言之不盡,又似欲言又止,似哽咽難言,又似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

當我聽到Enrique MorenteTarantas的時候,那種sustain所形成的空間感,感覺蘊含生命萬象,包藏歲月長河!似乎唱得好慢,每一句都在sustain中發酵情感,似係翻江倒海卻又娓娓道來,啊,實在太正啦!人生如苦酒,你隨意,我乾杯……

如果彈琴可以彈出Cante的感覺就好啦!我覺得味道並不在於旋律,而係每一個音的質地,然後係一個音同另一個音的連結,如果音色在於觸弦、發力,味道就在於幾時停頓、延長、發酵

自從換咗D’addario琴弦,那種彈上去軟綿綿的感覺,好似寫毛筆一樣,毛筆就係比鋼筆更難把握力度,但同時卻又有更多的可能性……自從用咗懷素的裝琴譜,我彈琴就忍唔住開小差,點解一筆就可以有咁多變化嘅呢?

Attack

當歐sir話我“attack”的效果做得不錯時,我卻疑惑我有attack嗎?”——或許attack就係在情感表達時不自覺強調, 係 情到濃時自然而然的表達,但又會產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Video﹕【中華之聲】June Lam修煉作業之 Paco Peña Bulerias(el golpe)




意料之外可以話係Flamenco音樂上的魅力所在我嘗試過一路聽Enrique Morente一路書,但發覺係唔可以嘅哈哈哈,Cante Jondo能量密度令我實在無法一心二用……而那種能量往往就係通過無法預計的attack傳達嘅,突然,情感爆發,卻又在情理之中!

我覺得attack係迷一樣的存在,我唔知道什麼時候我才會掌握得到我越來越中意Flamenco那種內斂而實的感覺,而attack更係心底力量的迸發Cante Jondo,這種感覺強烈而濃厚!

我想,Cante這種濃烈的衝突感 係源自黑暗年代的痛苦與悲傷,雖然那個時代已成過去,但世間的苦難卻沒有停止過,正如師公所講“The feeling inherent in the cante are universal and timeless and represent a link between past and present which makes flamenco a living art form.”

Flamencura

“My soul grieves. The Earth, wronged and sorrowful, despairs. My soul grieves...”情爆發前,師公剛在歐洲演出“Requiem for the Earth”,而2020伊始的山火、蝗災、病毒,真係好似最後的審判我覺得Flamenco藝術系發展嘅,從最初出於對個人苦難的治癒,升華到對世間苦難的關切與撫慰……關注世界,會發現生命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感悟會更加寬闊……From me to we,或許就係藝術可以永恆的奧秘!

今年EasterAndrea Bocelli在米蘭大教堂直播了一場“Music for Hope”solo liveBravo!回想起近二十年來我聽了Andrea的每一張CD,不斷成長不斷拉闊,而他那“purehonestand full of belief”的歌聲卻始終沒有改變過……

我想,藝術的精神是一致的,而不同的藝術形式之間亦係相通的,去發現當中的關聯豈不令我哋的學習更加有趣?而世界如此可愛,豈能不去關注呢?

近來我在珠海喂流浪貓,叫奀仔,之前我一叫佢佢就會跑過來,最近佢一見到我就會自己跑過來,在我腳邊喵喵叫,我覺得這是世界在對我微笑!

參考資料

s   Paco Peña, The Cante & History of Flamenco

s   Museo del Prado, Madrid, Spain

June

M a y 2020@珠海